同年同乡从军的我们———写在同乡战友纪念从军50周年聚会时
发布时间:2019-03-31 文章来源:

 前推50年的1969年3月31日,正在辽宁瓦房店39军117师师部受训的从江阴市月城乡入伍的我们,即将结束从一个老百姓向军人的过渡训练,兴高采烈地带上红领章红帽徽,准备列编各战斗连队,开始真正的军人生活。50年后的2019年3月31日,还是这一批老军人聚集在月城镇的家家欢饭店,正采用极其简单的形式,十分热烈地进行纪念同乡战友从军50周年纪念活动。由于此前从未进行过聚会活动,绝大部分战友已40多年未见面,相互已十分生疏,可见面后却个个精神焕发,当回忆起部队的一件件往事时,激动心情无法形容。

50年前的1969年2月25日,我们月城籍的76名20岁左右即与共和国的同龄人泪别亲人,告别家乡的父老乡亲,离开月城这片生我们养我们的土地,爬上黑洞洞的铁闷罐火车,奔向了正值严寒季节冰封雪盖的东北大地,来到了辽宁辽东半岛的复县瓦房店,走进了39军117师这支具有光荣历史荣誉的部队,开始了我们人生中最光荣也最艰辛的军旅生活。约-年后又移防转进到长年飞沙走石的辽西大地锦县石山脚下。我们在这个特殊的大家庭里,睡大统炕、吃高粱米、穿大头鞋,一夜改变了江南水乡优越的生活习惯。尤其是我们绝大多数战友被集中分配在同一个连队或同一个营,我们一起学习生活,一起出操训练,-起思念亲人,一起倾吐心声。我们同睡一铺炕,同吃-锅饭,-起摸爬滚打,一起同甘共苦,一起流血流汗,一起爬冰卧雪,冲杀在战场上,苦练在训练场,苦战在坑道深处,奔袭在拉练路上,救民于水火之中,风雨同舟,守望相助。尽管我们大多数战友在部队服役年头不特别长,但这数载的军旅生涯,让我们结下了今生不解的友情。我们回忆这段难以忘却的部队生活和深深铭刻在我们每个人心灵深处打下的不灭烙印,恍如昨日,永久难忘。

我们这一批步入老年的老兵,怎么能忘掉我们从军为国为民所付出的最宝贵的岁月,那时我们自信是毛主席的好战士,党叫干啥我干啥,哪有困难我先上,脏活累活抢着干。我们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敬重首长,尊重老兵,关爱新兵,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学雷锋,做好事,给老部队争得了江苏兵既聪明又能干的良好印象。不少战友短期内就晋升为连队骨干,挑起了排长、班长、副班长等重担, 服役较长时间的战友还被提拔为营、团干部。我们为我们的部队留下了永恒的足迹,我们为我们所带领的部下留下了难忘的记忆,我们所做的-切都写进了部队的光荣历史。那一张张发黄的黑白照片,最真实地记录着我们在部队所经历的难忘岁月和对部队的贡献及对祖国的奉献,我们可以骄傲地说,我们无愧于党和国家,无愧于军队和人民,我们也无愧于50年前敲锣打鼓送我们从军的月城的父老乡亲。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部队不可能把我们长期留下服役,我们中间的绝大部分战友在服役5年左右时间后都相继回到了我们从军的原点,回到了我们最不愿意离开的鱼米之乡月城。不少战友在部队十分优秀,应该说提干希望很大,但因个人、家庭等等原因,仍选择回到家乡。战友们回来后,大家都干得很好,有的在生产大队、企事业单位走上了领导岗位,有的创办了颇具规模的私营或个体企业,更多的战友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均取得了不平凡的业绩,而且把自己的家庭管理得很好,把子女甚至第三代孩子培养得很出色。我们可以肯定地说,这些成绩的取得,得益于我们在部队这所大熔炉里培养的良好的政治素质、扎实的过硬作风和坚韧的吃苦耐劳精神。我们为有我们都具有当兵的历史而感到自豪和荣幸。

目前我们这些老兵们的年龄都己经70上下,无可非议地说已进入老年,我们不仅于早几十年就脱掉了军装,而且都已于早几年前就脱下了上班的工作服。由于年岁高龄等原因,不少战友身体已进入亚健康,慢性病开始折磨我们。更不幸的是,我们有11位战友因患重病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所以,我们健在的所有战友都纷纷表态应该珍惜当今的幸福生活,争取长久活下去,成为一个个老寿星。大家认为最为关键的还是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尤其是不要攀比,无论你是豪宅名车,还是泥屋茅舍;无论你是位高博学,还是天然淡泊;无论你他乡漂泊,还是故土难舍;无论你联系繁频,还是音信紧锁;无论你子孙满堂,还是孤寡独居,我们都应该乐观向上,愉快地过好自己的每一天,妥善地安排好自己的一切。身体好时,有条件的出去走-走,身体不好的家门口转一转,有病不拖抓紧治,有钱少存舍得化,有话找人唠唠嗑,尤其是我们还有一大群同年从军的战友可以经常交流,战友是我们最好的知心朋友。

水利局退休干部  钱祥源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