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教官的双关语
发布时间:2019-02-08 文章来源:

1949年4月21日,是江阴人民难忘的日子,70年前的这天夜里,从江边传来隆隆的炮声,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直挂云帆 ,飞渡长江天险,在我地下党成员精心策划下,里应外合,江阴要塞国民党官兵临阵起义 ,“ 要塞司令 ”戴戎光束手就擒,“ 三野 ”大军入城,江阴宣告解放。

我家住在“ 江阴要塞司令部 ”(当年系朝西开门)对面的得胜巷。早晨开出门来,见身穿黄色军装、脚踏布筋草鞋的人民解放军战士 ,在这幢建筑物门前站岗,显然一夜之间里面换了主人 。解放军战士三五个人一组,在大街上巡逻。

解放那年,我在南菁中学读初中二年级。我这名孜孜不倦的学生,在家闲了两天,心里不踏实,第三天就跑到学校看看,听听“风声”,观察社会动向,只见校门口张贴着“ 欢迎人民解放军 ”“ 拥护中国共产党 ”等标语,据说,那是做地下工作的人搞的。校园像往日那样平静,同学们三五成群,在谈论两天来发生的事情,人们脸上并无惊恐不安的神色,似乎随遇而安了。

大礼堂里,“ 三野 ”特纵文工团的女兵,在教唱“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大家唱得欢呢!我见了,不由得加入学唱的行列,跟着一起唱。唱歌换了风味,觉得怪新鲜的。

忽见那位军训教官又出现在校园里,他仍穿着往日那身黄军装,只是领章、肩章和“大帽花”摘掉了,不禁愕然!这位国民党军官,昔日上军训课时,相当威武,口口声声“ 勘乱建国 ”“ 效忠党国 ”什么的,如今该做俘虏被拘押,沦为阶下囚了,怎么此刻还那么自由自在,跟高年级同学有说有笑,真令人不解。

那年头,按照校方规定,我们初中生当“ 童子军 ”,高中生则接受军训,由“ 江阴要塞司令部 ”委派一位军训教宫,就是此人也 。记得他名叫吴广文,有

“ 守备总队长 ”头衔,这位军训教官,看上去英俊威武,但是挺和气的,并不凶神恶煞,有时还笑嘻嘻地跟同学们拉话呢!我们初中同学出于好奇心,常常藉“ 空课 ”遛到操场上,观看高中同学军训操练,随着洪亮的“ 枪上肩 ”“ 枪放下 ”口令,只见步枪在他们手上摆弄着,我们见到一支支“ 三八式 ”步枪,心里痒痒的,恨不得伸手摸一摸那乌黑的枪杆和枪膛,也耍弄一下真枪过把瘾。

那是1949年即将来临的日子,我们这些在校寄宿生,晚饭后至夜自修前这段空闲时间,喜欢到县政府门前那条大街上逛逛,放松一下。驻足街头书报摊,浏览《文汇报》《新闻天地》《观察》等进步报刊,是多数同学的爱好,并且买回几份争相传阅,从而得知国民党军队在全国各个战场节节败退,四平街、沈阳、长春等重要城池相继失守,“ 徐蚌会战 ”(后来得知我方称为“ 淮海大战 ”)失

利,人民解放军向北推进,势如破竹,越来越逼近长江,蒋家王朝岌岌可危矣!

时局异常吃紧,百姓惊恐不安,目睹耳闻地方上不少权贵富户,包租锡澄汽车公司的大车,席卷家底南逃,弄得我们无心上课,经常泡阅览室,根据《申报》《大公报》和地方报纸信息,窥测形势,大家比以往任何时候关心时事。

1949年新年伊始,我们在报纸上看到蒋介石发表“ 元旦文告 ”,得知这位大总统将“ 引退 ”,由李宗仁“ 代总统 ”上台;国共又将“ 和谈 ”,似乎带来一线希望。早春的一天,江阴《正气日报》头版头条新闻引人注目,“ 京沪杭警备司令 ”汤恩伯视察黄山炮台,声称“ 千里江防固若金汤 ”。然而这条信息并未成为民众的“ 定心丸 ”,紧张气氛并未得到缓解,依然是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早春的一天下午,退课后,我们班同学在操场上打闹嬉戏,见吴广文教官迈步走来,去给高中生上军训课,我那时不知哪来的胆气,竟然脱口而出:“吴教官,时局吃紧哪!要是共军打过来,我们怎么办?”只见吴教官一愣,表情相当严肃,转而笑着说:“ 嗯,小鬼,你们就跟我走呗!”

言下之意,莫非要我们跟随国民党一起撤退?

而今在校园里又见到这位吴教官,他竟然跟同学们有说有笑,一副洋洋自得的神情,真令人迷惑不解,他怎么没有当俘虏被关押,奇哉怪也!后来我终于弄明白,他是打入江阴要塞的地下党成员,是潜伏在黄山炮台搞策应的。

原来,吴教官那天说的是“ 双关语 ”,啊,妙哉!

风云变幻,世事沧桑。一晃70年过去了,许多往事早己在脑海中消逝,然而“ 你们跟我走 ”这句话,至今记忆犹新,如在昨日。

是的,跟他走,没错!

谢基立

打印】    【 关闭